盛世湘黔網 首頁 湘黔新聞 智聞天下 查看內容

起底“禍港教母”:陳方安生如何攪得香港不得安生?

2019-9-2 13:14| 發布者: cnxqw| 查看: 4868| 評論: 0|來自: 中國日報

摘要: 從港府“二把手”、立法會議員到英美走狗、禍港頭目,陳方安生從來就沒安生過,勾結國外勢力、反中亂港,在各種政治活動中攪得香港不得安寧。 剛見完美國人,又密會德國人。 據《大公報》17日報道,“禍港四人幫” ...

從港府“二把手”、立法會議員到英美走狗、禍港頭目,陳方安生從來就沒安生過,勾結國外勢力、反中亂港,在各種政治活動中攪得香港不得安寧。

剛見完美國人,又密會德國人。

據《大公報》17日報道,“禍港四人幫”之一、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本月14日曾暗自拜訪德國駐港總領事館,并受到高規格接待。陳方安生就香港最新局勢發展向歐盟反映“意見”,一如既往地要求他們“關注”和介入。

∆陳方安生8月6日曾與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政治部主管Julie Eadeh秘密見面 (圖片來源:大公網)

在一系列擾亂香港局勢的分裂活動中,禍港“四人幫”干了不少壞事。其中,陳方安生是個與眾不同的角色。

首先,她是唯一的女性角色,外號“陳四萬”(粵語中以“四萬咁口”形容人笑容滿面);其次,她曾經是港英政府高級官員,在香港回歸后,她又是香港特區首任政務司司長。

紅極一時的港府“二把手”,笑容燦爛,卻時常展現兩幅面孔。作為香港特區政府高官她卻對英國念念不忘,被稱為”港英余孽”。

退休之后她更加“活躍”,經常跑到國外演講詆毀香港及特區政府;只要香港發生重大事件或在香港關鍵時期,都會跑到國外向其主子“告洋狀”。

一起來看看,這位陳方安生是如何攪得香港不得“安生”的。

深受殖民主子欣賞的“港英余孽”

陳方安生原名方安生,陳是冠夫姓。1940年生于上海,1948年來到香港。她的祖父方振武是國民黨抗日名將,母親方召麐則是國畫大師,曾拜師趙少昂和張大千。

1962年大學畢業后,陳方安生加入香港政府,其政治生涯可謂順風順水。

1970年升任助理財政司,1979年升任社會福利署副署長,1984年獲升為社會福利署署長,成為香港開埠以來首位女性署長。在這個署長的任期內,她還代表了香港政府前往北京,列席《中英聯合聲明》的簽署儀式。

最“亮眼”的成績是,她此后連續兩任擔當香港政務司長。

∆1994年,陳方安生與末代港督彭定康

1993年至1997年在末代港督彭定康治下,陳方安生出任港英當局政務司長(當時稱為布政司司長)。這一職位,相當于港英當局港督之下的最高官階,而且是整個殖民時期首次華人擔任此職。

為何選定的是陳方安生?

有個細節可見一斑,1987年,陳方安生曾被英國政府送到英國皇家國防研究院深造。鍍了一層英國金的陳方安生迅速獲得提拔,同年3月,她就獲改任為經濟司,成為首位女性華人司級官員。

∆陳方安生一身紅衣出席香港回歸交接儀式,站在中間C位

香港回歸之后,陳方安生成為首屆特區政府的政務司司長。但她卻依然期待英國人的勢力可以繼續管理香港,稱“應該一切都沒變,除了換個國旗,有個行政長官取替港督,其他樣樣都照常運作”。

在職期間,她多次“抵抗”內地和香港的政治、經濟、文化合作:

回歸初期,廣東提出在經濟上和香港融合,并建議興建跨境大橋,落實二十四小時通關。但時任粵港合作聯席會議港方代表的陳方安生卻一直持保留意見;

1999年,中華旅行社總經理鄭安國在香港官方電臺公開宣揚“兩國論”,遭到大眾的嚴厲譴責,而作為政務司長的陳方安生卻堅持維護電臺的做法;

2000年4月,三件圓明園國寶在香港拍賣,引起中方和左派人士強烈不滿,但陳方安生認為這在香港是合法的商業活動,沒有阻撓;

陳方安生還在她的政務司長權力范圍內,推動所謂教育改革,把中國歷史變成了非必修科,還搞了向青少年學生洗腦的“通識教育”,把英文學校和中文學校分了等級,英文高于一切;

她還反對時任特首董建華的國語教學計劃,讓“100所中學獲準維持英文中學的資格”......

陳方安生的行為得到了英國政府的高度欣賞。2002年11月7日,她獲得英女皇伊麗莎白二世頒授榮譽圣米迦勒及圣喬治爵級大十字勛章,以答謝她在殖民地時期的貢獻,而該勛銜以往通常都是授予香港總督。

自稱為“香港良心”

卻事事“出賣良心”

2001年,她以私人理由提早退休,結束近39年的公職生涯。

然而退休后,這位老太太卻一直沒有消停,反而開始積極從事各種政治活動,在西方各大媒體發表一些反對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的言論,并試圖充當反對派泛民的共主。

抹黑香港、攻擊中央

陳退休后不僅對特區政府“從旁指指點點”,而且罔顧事實抹黑和攻擊中央。

2002年7月1日,陳方安生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文章,要求特區領導“勿模糊兩制的界線”。

2004年,陳方安生又在美國《時代周刊》撰文,指責中央處理香港問題的態度和言論,希望“引起外界對香港言論自由的憂慮”。

∆“奧康納正義獎”官網截圖

2018年,陳方安生獲美國頒發所謂“人權獎”——奧康納正義獎,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發表得獎演說時,她伺機詆毀香港的法律制度,甚至表示有政治團體試圖脅迫和恐嚇法官。

“陳方安生又得‘抹黑香港獎’!”香港大公網評論稱,“一副攻擊自己的國家而忘乎所以的嘴臉,令人所不齒。”

昔日洋奴“忽然民主”

2005年,陳方安生再度活躍于香港政壇,想東山再起。她多次參加游行,高姿態支持香港普選。2006年,成立了一個“政制改革核心小組”,研究香港的政制改革。

2007年,陳方安生以67歲的高齡宣布競逐立法會議席,高喊“民主”的口號。她表示參選目的是要促進民主,利用機會為市民爭取普選。

∆陳方安生為競選發傳單拉票

要知道,她在港英政府其間,從未向英國主子要過民主。因而也被很多人質疑“忽然民主”。

她取得議員席位后不是依法履行議員監督政府職責,而是與反對派蛇鼠一窩狼狽為奸。

2007年底,陳當選立法會議員后,獲贈《蘋果日報》創始人黎智英“政治獻金”130萬港幣,隨即成立“民間策法會”。

在立法會內8個多月,陳表現平平,最終慘淡收場。

任期結束后,她繼續透過“民間策發會”,聲言爭取雙普選,又與外國勢力交往頻繁。

背地里向美國出賣情報

“維基解密”曾公開美國駐港領事館的大量機密文件,文件揭露陳方安生這位前政務司司長及立法會議員,表面上信誓旦旦地表示效忠基本法、擁護“一國兩制”,背地里卻不斷向美國駐港領事要求美國干預香港事務,并將有關香港政情機密源源不絕向美國輸送,并在美國的支持下擔當反對派“共主”。

∆“維基解密”顯示,陳向美國輸送政治情報

市民對陳方安生的“賣港”行為紛紛予以譴責,批評陳方安生自稱為“香港良心”,事實卻在“出賣良心”。

她是如何攪得香港不得安生?

陳方安生把自己打扮成“民主英雄”,實則在香港屢屢煽動禍港惡行,在國外抱住美英大腿,鼓噪和煽動香港反對派對抗政府。

收政治黑金從事亂港活動

2013年至2014年間,陳方安生被揭三次共收受了黎智英的350萬港幣捐款。

據香港文匯報,陳方安生在三個階段收受捐款前后,都頻頻做出“亂港動作”:包括游說美國駐港總領事“鼓勵”美國應干涉香港事務;成立“香港2020”(前身為民間策法會),在政改問題上另搞一套,又聯同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走訪英美“唱衰香港”。

多次“告洋狀”請求美國插手香港

當然她最熱衷的,還是抱洋大腿,多次跑到國外去告洋狀。

2014年,香港“占中”期間,有媒體曾曝光陳方安生與美國相關組織關系密切。

∆非法“占中”示威者沖擊警方防線

據星島日報報道,2014年4月6日,陳方安生以及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入白宮會見美國時任副總統拜登,向其談及香港發展近況,包括“一國兩制”受削弱,提到香港的核心價值包括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及集會自由等受沖擊。

此次香港“反修例”事態升級之前,陳方安生也十分活躍。

今年3月22日,陳方安生與兩名泛民議員訪美,獲美國副總統彭斯接見。

3月25日,陳方安生在美國“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發表演講,呼吁美國關注香港的自由與法治,特別強調港府修訂《逃犯條例》引發的擔憂。

5月,以李柱銘為首的反對派出訪美國;另一邊,陳方安生再與郭榮鏗跑到德國柏林及漢堡,繼續抹黑修例。

∆李柱銘(左二)、羅冠聰(右一)所率領的代表團2019年5月14日在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作專題演講

陳方安生、李柱銘等回港后,隨即爆發以反修例為名、實則搞亂香港、牽制中國的暴力活動。

值得注意的是,8月3日晚油尖旺發生騷亂時,有市民目睹亂港派頭目黎智英、李柱銘、陳方安生等人,密會神秘外國男子。有媒體曝光,那名神秘外國男子是美國國家安全專家惠頓(Christian Whiton)。

巧合的是,今年3月,陳方安生等人訪美就是應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邀請,還曾與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資深總監會面接近一小時。

∆陳方安生與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資深總監Matthew Pottinger(中)會面

請求特赦“暴徒”

陳方安生曾引用彭定康的慣用詞,說香港和中國內地之間沒有移交逃犯協定,意味兩地之間相隔著一道“防火墻”,不失為一件好事。

6月12日,香港立法會大樓附近發生了“反《逃犯條例》修正案”示威游行,示威者與警察發生激烈沖突。

陳方安生就此事向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發出公開信,要求成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察,最荒謬的是陳竟然促請政府“全面特赦”暴動中的疑犯。

支持“公務員”罷工

為繼續向香港政府施壓,陳方安生憑借其前政務司司長的身份,公開鼓動香港特區政府公務員罷工參與游行示威活動,企圖癱瘓政府各項職能,自下而上削弱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執政權力。

∆陳方安生參加反對派集會

8月2日,在所謂的以“公務員”名義的集會上,陳方安生第一個上臺演講,一方面指責港府現管治團隊,將港府發出的反對集會聲明稱為“白色恐怖”;一方面用煽動性的語言稱贊參加集會的公務員,稱“感激公務員有良知及道德勇氣”,她對此“十分敬佩”。

游行示威活動結束后陳方安生接受媒體采訪,公開發表言論試圖蠱惑香港警隊,稱“警隊的敵人不是市民,希望警隊能顧全大局”,暗示希望警務人員放棄維護社會秩序之職責,從而推動社會動蕩局勢進一步升級。

陳方安生這類政治野心家,拿自由民主當幌子,煽動暴力破壞香港,出賣祖國、背棄人民,終究會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相關閱讀

返回頂部
vr赛车彩票几点停盘 舟山飞鱼 江西多乐彩今日开奖结果 天津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山东群英会走势图今14 四川快乐12中奖玩法 辽宁35选7开奖走势图 时时彩官网 上班炒股 德道国际云创系统能排队赚钱吗 江西多乐彩新十一选五 吃鸡游戏怎么快速降落到地面 北京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内蒙古11选五下载软件 四川快乐12电视软件 发奖金刮刮乐中奖规则 微信现金麻将青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