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湘黔網 首頁 湘黔文化 文化看臺 查看內容

程朱理學與愛國主義

2019-7-11 23:10| 發布者: cnxqw| 查看: 4558| 評論: 0|原作者: 楊青|來自: 盛世湘黔網

摘要: 程朱理學與愛國主義 宋明理學是一門嚴謹的思辨性很強的理論體系,二程、朱熹等大師把孔子《春秋》經和《春秋公羊傳》所首倡的微言大義尤其是“大一統”,“尊王攘夷”,“誅亂臣,討賊子”,“內中國,外夷狄”, ...
                                      程朱理學與愛國主義
       宋明理學是一門嚴謹的思辨性很強的理論體系,二程、朱熹等大師把孔子《春秋》經和《春秋公羊傳》所首倡的微言大義尤其是“大一統”,“尊王攘夷”,“誅亂臣,討賊子”,“內中國,外夷狄”,“貴王賤伯”等命題范疇,與孟子的義利觀、仁政觀,董仲舒的“奉天法古”、“君權神授”、“王道三綱”等思想糅合在一起,并納入他們的“誠、正、修、齊、治、平”的修業立德基本路線和天理論、道德論、人格論、人欲觀、歷史觀等思想之中,形成一門熔天道、人道、治道于一爐的思想理論體系及處理家庭與國家關系的行為準則,具有廣泛的適應性和極大感染力。而程、朱理學大師又都是卓越的理論家和教育家,他們到處興書院、建精舍,廣招門徒,授徒講學,以興起斯文、傳道明道為己任,把他們所建構并身體力行的愛國主義思想理論,言傳身教給他們眾多的門人后學。后又經歷代朝廷官府的提倡、宣揚及門人后學的篤志奉行,廣為傳布,遂使這套思想理論日益為社會公眾所接受,并代代相傳,積淀成為中華民族共同的民族精神和文化心理要素,為我們這個中央集權的多民族統一國家的長期穩定發展提供了強大的精神支柱。
        其具體作用有如下幾項:一、以程朱理學的學派、學統、道統為主軸,啟迪、薰陶、教化、熔鑄出了千千萬萬憂國憂民、心懷天下、為國捐軀、為民請命的仁人志士和民族英雄。這里且以與朱熹有密切關系者為例:朱熹的后裔后學忠義死節之士甚多。其曾孫朱浚(朱熹長男朱塾之孫)“累官兩浙轉運使兼工部侍郎,尚理宗公主。元兵入建寧,浚與公主入福州,誓與知府王剛中死守。迨剛中以城降,浚與公主俱飲藥死”。(《宋史·昭忠錄》32下)另一曾孫朱潛(朱熹次子朱林土孫)寶中任浙江烏程令,目睹蒙元奴隸主步步南侵,而權奸主和誤國,他不甘披發左衽,遂效夫子“居九夷”之義,袖家譜攜二男一女,浮海而東,隱于高麗,傳播理學。后子孫繁衍,蔚為東國大族,保存了中華衣冠文物和禮儀習俗(見韓國《新安朱氏大同譜》)。朱熹私淑弟子魏了翁,避奸佞,重名節,“會史彌遠入相專國事,了翁察其所為,力辭召命。丁生父憂,解官心喪,筑室白鶴山下,以所聞于輔廣、李燔者開門授徒。”“了翁再入朝,彌遠欲引以自助,了翁正色不撓,未嘗私謁”。(《宋史·魏了翁傳》)朱熹私淑弟子真德秀心存社稷,敢于直言抗疏,“立朝不滿十年,奏疏無慮數十萬言,皆切當世要務,直聲震朝廷”。史彌遠擅權時,“方以爵祿縻天下士,真德秀慨然謂劉火龠曰:‘吾徒須急引去,使廟堂知世亦有不肯為從官之人。’遂力請去,出為秘閣修撰、江東轉運副使”。(《宋史·真德秀傳》)朱熹的女婿黃,知安慶府時,值金人破光山,沿邊多警,他毅然組織邑民筑城備戰,使安慶“屹然無虞”。在此前,黃并多次上書朝廷及制府,陳抗金御敵之策,愛國之情溢于言表。后因見權臣當道,國事日非,遂請辭歸隱,修身見于世。(《宋史·黃傳》)黃在任官浙江、江西、漢陽軍等地時,均聚徒講學,以民族大義曉諭生徒,其所傳授培育的金華“北山四先生”:何基(號北山先生)、王柏(號魯齋先生)、金履祥(號仁山先生)、許謙(號白云先生)以及江西饒魯(字伯輿、號雙峰先生)、吳澄(號草廬先生)等人,不僅得朱學之心傳,成就卓然,且均具有崇高的民族氣節。宋亡,他們及其一大批弟子入元不仕,屏居山中讀書講學或以身殉節(《宋元學案· 北山四先生學案》、《宋元學案·雙峰學案》)。朱熹的三傳弟子文天祥(字宋瑞,號文山) 出自廬陵歐陽守道(號巽齋先生)之門,咸淳德間興兵抗元,揮戈閩、浙、贛、粵數省,浴血奮戰,兵敗被執,囚于大都四年,不屈就義而死。死時衣帶中有贊云:“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讀圣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后,庶幾無愧”。(《宋元學案 ·巽齋學案》)朱陸共同的后學謝枋得(字君直,號疊山)德間亦舉義兵抗元,由信州轉戰閩北一帶,兵敗,乃變姓名,寓建陽山間,日麻衣躡履,東向而哭,后賣卜建陽市中。宋亡,元廷累召不赴,官府強之而北。至元都,唯問被囚之宋主及謝太后所在,再拜慟哭,不就醫就食而死。(《宋元學案·存齋晦靜息庵學案》)清全祖望贊曰:“巽齋之門有文山,徑畈之門有疊山,可以見宋儒講學之無負于國矣。”(《宋元學案·巽齋學案》)文天祥同門學友鄧光薦,助天祥勤王,挈家入閩。一門十二口,同時死于賊火中,乃隨駕至廠〖KG-3/4 〗圭山。廠圭山潰,光薦赴海者再,輾轉不死。后與天祥同被執送燕京,囚于驛中。
       (《宋元學案·巽齋學案》)天祥另一講學友羅開禮(字正甫),“知永豐,倡義以仗大節,連兵鄒鳳〖FJ J〗,駐師永豐,吉、贛軍潰,元兵追及空坑……執囚吉安,不屈,八日不食而死。”(同上 )廬陵張千載(號毅甫),亦文山同道,“文山被執北上,過吉州,先生涕出相見,曰:‘丞相往,千載亦往’。往即寓文山囚所近側,三年供送飲食無缺。又密造一櫝,文山授命日,即藏其首,負骸南歸,付其家安葬。”(同上)謝翱,福建霞浦人,服膺朱子學,號希發子,德二年,文天祥在建州(今福建南平)開府抗元,謝盡捐家資,召募鄉勇,投奔天祥麾下,任咨議參軍,同赴國難,宋亡后,避居溫州,以天祥氣節自勵。(《福建通志》)長沙朱子信徒尹NC024,字耕叟,早年潛心傳授朱氏《四書》,晚入李庭芝幕府,用薦擢知衡州。元兵圍攻潭州,帥臣李芾率邑民死戰,援兵不至,“先生知城危,召弟岳秀使出,以存尹氏祀。已乃積薪扃戶,朝服望闕拜已,先取歷官告身焚之,即縱火自焚,闔門少長皆死焉!尹早年曾就學于岳麓精舍,“先生死,諸生數百人往哭之。城破,多感激死義者”。(《宋元學案·巽齋學案》)其余相類的節義之士,如恒河沙數,不勝枚舉。“疾風知勁草,亂世見忠貞”,他們的忠行義舉,光昭日月,永遠銘記在國人心中。
         二、程朱理學蘊含的愛國主義思想理論,豐富、強化了國人民的倫理道德觀念,激揚了中華民族的浩然正氣,凝聚了億萬炎黃子孫抱群同心,團結御侮,革舊立新,為振興中華而斗爭。自“尊王攘夷”、“愛君憂國”、“內中國、外夷狄”、“誅亂臣、討賊子”、“大一統” 等大經大法和忠、孝、廉、節等道德規范被納入程朱理學天理論的框架后,這些都被看作天經地義,無所逃于天地之間,人人都必須遵循的行為準則及理想信念,深深烙印在全民族的心靈中,而欺君罔上、賣國求榮、貪生怕死、屈膝投降、分裂國土、陷害忠良等等,則被看作是大逆不道的丑事惡行,應全國共誅之,全民共討之。謝疊山說:“儒者常談所謂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極,為去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正在我輩人承當,不可使天下后世謂程朱之事皆大言無當也。”(《疊山文集,與李養吾書》)金華許謙的門人胡翰論華夷之辨時說:“ 中國之與夷狄,內外之辨也。以中國治中國,以夷狄治夷狄,勢至順也。”(《仲子文集· 正紀論》)文天祥《正氣歌》云:歷史上一切忠義之士的忠行義舉,均為充塞宇宙的浩然正氣磅礴流化而成,“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岳,上則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在秦張良槌,在漢蘇武節。為嚴將軍頭,為嵇侍中血。為張睢陽齒,為顏常山舌。或為遼東帽,清操厲冰雪。或為出師表,鬼神泣壯烈。或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或為擊賊笏,逆豎頭破裂。是氣所磅礴,凜烈萬古存”。在這種思想的激勵下,我國人民的反對外族入侵,維護國家統一和民族繁榮興盛的斗爭持續不斷,一浪高過一浪,使我們民族多難興邦,故國神州歷萬劫而不衰。值得注意的是,程朱理學所包容的這種愛國思想和民族意識,不僅有力推動了我國元、明、清幾代的愛國民族斗爭,而且成為近代民族民主革命的強大思想動力,一直影響到當代。例如太平天國的“太平”二字。即出自今文經學《春秋》“公羊三世”(即據亂世、升平世、太平世)學說。從金田起義直到天京失陷,太平天國始終據“華夷之辨”、“夷夏之防”、“內諸夏外夷狄”的《春秋》大義與清政府周旋,與外國侵略者對陣。楊秀清、蕭朝貴發布的《奉天討胡檄布四方諭》,即通篇突出華夏胡虜之別,“順逆有大體,夏夷有定名”,號召 “中國之人”“同心戮力,掃蕩胡法”,“肅清胡氛,同享太平”。洪仁被捕犧牲前所作的絕筆詩,其中一句就是“春秋大義別華夷”(轉引自李華興《中國近代史》第三章《太平天國時期的農民革命思想》)。孫中山先生三民主義之一的民族主義,最初的涵義就是“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其理論依據之一也源于“夷夏之防”、“華夷之辨”的傳統思想。章太炎的排滿革命主張,來自浙東學派黃宗羲、萬斯同、萬斯大、全祖望等具有濃厚民族思想的學者的影響。他自己也提到,幼時嘗從外祖父宋有虔讀經,在《東華錄》上見戴名世、呂留良、曾靜等文字獄記載,“甚不平”。“其外祖父謂:“夷夏之防,同于君臣之義。”章曰:“明亡于清,反不如亡于李闖。”1902年,章太炎與秦力生發起支那亡國240周年紀念會,主旨即為“追思亡明,公開反清”。幾百年來,每逢外敵入侵,民族危亡的關頭,我國各族人民都能從民族大義出發,自覺地以階級斗爭服從民族斗爭。特別值得注意的是,早期改革派思想家龔自珍、魏源和戊戌維新的領導人物康有為、梁啟超等的主張,很大成份也脫胎于朱子所注的《四書五經》及《春秋公羊傳》,他們原來也都是孔孟程朱的信徒。
        三、程朱理學所闡揚的大一統思想在推行過程中,逐漸為中華民族內部各兄弟民族所認同,成為民族融合的紐帶和催化劑,凝聚了中華一體。據筆者統計,我國自西周至兩宋,共約2300余年之間,全國真正實現統一的局面,僅西周、秦、漢、西晉、隋、唐六個朝代,約700年左右,而春秋、戰國時期諸侯混戰,列國相爭,漢末三國鼎立,永嘉之亂后南北朝分裂,直到五代相殘,宋、遼、西夏、金相侵等,總共占了1600多年(占三分之二時間)。但宋以后,直到清末,盡管出現了元明清三朝的更替和北方兩個少數民族入主中原的情況,卻始終維系著全國統一、一個政權的局面。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事實證明:作為民族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和重要發展階段,且在相當一段時期成為全社會的統治思想的程朱理學,不管有多少時代局限和謬誤,也不管它與我們今天現實生活有多大距離,但其中蘊含的愛國主義思想和民族精神,經過不斷繼承發展和更新早已成為中華民族共有的思想財富,成為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的重要源泉之一,這是無法否定的客觀事實,我們切不可妄自菲薄,自暴自棄。而應弘揚其中的精華,為增強中華民族凝聚力,提高我國綜合國力作借鑒。 
      (楊青 福建閩學研究會副會長 )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vr赛车彩票几点停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