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湘黔網 首頁 湘黔新聞 湘黔頭條 查看內容

走進“中國動力谷”,去探尋“中國速度”源動力

2019-6-3 01:51| 發布者: cnxqw| 查看: 25018| 評論: 0|原作者: 走進“中國動力谷”,去探尋“中國速度”源動力|來自: 新華每日電訊

摘要: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蘇曉洲、段續、邵魯文、陽建、王賢 中國最早的動車,來自這里; 青島時速600公里的高速磁浮試驗樣車的“心臟、大腦和神經”部件,來自這里; 從昔日只能修理進口蒸汽機車,到如今能自主制造 系列 ...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蘇曉洲、段續、邵魯文、陽建、王賢

中國最早的動車,來自這里;

青島時速600公里的高速磁浮試驗樣車的“心臟、大腦和神經”部件,來自這里;

從昔日只能修理進口蒸汽機車,到如今能自主制造 系列干線電力機車、新型“復興號”、磁懸浮列車……

“中國動力谷”— —“株洲所”和“株機”為代表的株洲“先進軌道產業集群”的滄桑之變,是中國“速 度”、中國先進制造“鳳凰涅槃”的最佳注腳

▲中車“株機”即將交付長沙市的一列全新磁懸浮列車正在做出廠測試。 本報記者蘇曉洲攝

2019年,是新中國鐵路事業70周年;是我國最早電力機車研發機構之一——原鐵道部株洲電力機車研究所創建60周年;是中國最早的動車——“時速200公里電動列車組”問世和投入運行20周年……

眾所周知,高鐵是中國享譽世界的“國家名片”;鮮為人知,是跨越世紀的“甲子奮斗”孕育了今天的“高鐵成就”。今年5月下旬,記者走進因鐵路而生、因鐵路而興、因鐵路而強的湖南省株洲市,探尋中國先進軌道交通裝備技術從“跟跑”到“并跑”,進而在部分領域開始“領跑”的風雨歷程。

起步,自力更生靠滿腔報國情懷

5月23日,設計時速600公里的高速磁浮試驗樣車在青島下線,炫酷科幻的形象瞬間驚艷世界。

在距離青島3000里外的湖南省株洲市,中車株洲電力機車研究所有限公司(簡稱“株洲所”)、中車株洲電力機車有限公司(簡稱“株機”)和中車株洲電機有限公司等企業匯聚而成的“中國動力谷”里,人們也倍感歡欣鼓舞。原來,青島那列未來“超級高鐵”,其驅動系統、電氣系統、牽引供電、制動系統、運行控制等“心臟、大腦和神經”部件,就來自株洲。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全身裹緊防塵服、戴上防靜電手套,經過“風浴”后走進“株洲所”超凈電子設備生產車間,“先進制造沖擊波”頓時撲面而來:一眼望不到頭的智能化生產裝置,正在滿負荷生產各種精密電子設備。據了解,全國各地川流不息奔馳的地鐵、輕軌、動車和高鐵,這些列車的很多核心部件就在這里制造。

▲從最初仿制電力機車,到如今能自主研發和制造高鐵列車、磁懸浮列車,中國先進軌道交通裝備產業半個多世紀以來發生了歷史性飛躍。

株洲鐵路產業的起步,可以上溯到20世紀30年代的“田心廠”。而代表中國電力機車技術自主的“株洲所”,則成立于1959年。“株洲所”總工程師馮江華告訴記者,那年6月5日,原鐵道部決定依托原田心機車廠,成立鐵道部株洲電力機車研究所。

如今已是耄耋老人的“株洲所”資深專家柯以諾是上海市人。柯老告訴記者,中國要建設中西部地區特別是山區鐵路,必須用環境適應能力和運輸能力更強的電力機車取代蒸汽機車、內燃機車。60年前,他和幾位新中國培養的第一批電力機車專業畢業的大學生一起,響應國家號召,從上海交大、西安交大等高校所在地出發奔赴株洲。

“一根扁擔挑著簡單的行李,輾轉奔波進了‘田心’這個當時荒涼的小山坳。扎工棚、蓋廠房、搞科研,不知不覺60年了!”柯老說,他和同學們當時誰也沒有想到,半個多世紀過后“株洲所”能夠成為引領中國軌道交通高端裝備的“芯”力量,也沒有想到歷經千難萬險后,他們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自己的名字被刻上鐵路歷史的豐碑。

“株洲所”的老人們說,當年老科研大樓旁翠竹林中安放著一塊小石碑,刻著現代杰出畫家劉海粟先生書寫的“沉香樓”三字。如今,石碑已不知所蹤,但“株所人”的“沉香”精神,已融入中國鐵路事業的血脈。

“株洲所”建立當年,恰逢“中蘇交惡”。柯以諾說:“當時所里還有一位蘇聯專家現場指導,雖然他們傳授的技術在當時不算先進且有很多缺陷,但在我們中方技術人員看來仍顯得‘高深莫測’。這位蘇聯專家只帶了我們一年,就在中蘇關系徹底決裂后回國。他奉命帶走了圖紙等所有技術資料,留下我們這些尚‘不明就里’的中國徒弟。”

“外援”被釜底抽薪的“株洲所”,起步艱難。當時中國電力機車名義上已經問世,但停留在比較“生疏”的仿制階段。由于設計、工藝等方面“先天不足”,初期一年只能產一臺機車,而且故障不少,使用壽命也不長。跑寶雞到秦嶺90公里區間零擔貨運的列車,因為需要頻繁停車、卸貨、上貨,單程耗時24小時。但就是這樣“龜速、短途”的列車,最早期國產電力機車也只能做進口電力機車的“輔機”。

“株洲所”“元老”之一的電力機車牽引系統專家高培慶說,為了攻克電力機車一個關鍵部件故障不斷的問題,他和幾位同事跟車觀察、記錄和試驗,一跟車就是幾個月。一次,機車牽引系統突然起火爆燃,噴射而出的變壓器油瞬間被引燃。千鈞一發之際,高培慶抄起駕駛室唯一的一個滅火器按照操作規程打開閥門,不料滅火器也突發故障毫無動靜。于是,高培慶奮力將滅火器扔進火堆。旋即“嘭”的一聲巨響,滅火器被燒炸了,噴涌而出的滅火劑抑制了火勢,大家見狀趕緊脫下衣服撲滅余火,人、車才幸免于“煉獄之災”。

自力更生、自強不息!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從一代代“株洲所”人身上看到,他們有一種把國家利益、集體利益放在至高無上地位的報國情懷,有一股“功成不必在我、不懼失敗、永不言棄”的奮斗精神:為了突破一項核心技術,中國工程院院士丁榮軍帶領攻關組,一年實驗燒掉的電子元器件裝了一卡車,但他們絕不放棄,直到研究成功;馮江華團隊歷時十多年或在實驗室日夜加班,或在全國冒著風霜雨雪、高寒酷暑跟車添乘記錄測試數據、觀察新設備運行狀態,終于攻克既有電網超高密度行車、電機振動噪聲等高鐵運行控制技術世界性難題……

在外界,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靠從國外買來一兩個零部件,中國電力機車事業才實現突破……

柯以諾、高培慶以個人的親身經歷直言,這種說法純屬“八卦”。“電力機車是由數以萬計零部件構成的復雜技術體系,豈能靠一兩樣東西就能輕易成功?”

高培慶說,從第一臺電力機車問世到“韶山1型”電力機車正式定型、量產,中國第一代電力機車技術是在全世界對中國實行嚴密封鎖的情況下,靠自力更生、艱苦奮斗摸索出來的。

飛升,人才技術雙積淀厚積薄發

西南交通大學教授左大杰、周國華說,在奮發圖強掌握核心技術基礎上,中國鐵路科技人都認識到發展技術“不見得要重新發明輪子”,秉持“擁抱世界”的立場,堅持以開放包容態度開展國際技術交流與互利合作。

柯以諾、高培慶說,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隨著國際、國內形勢變化,他們開始有了越來越多接觸外界的機會。中國電力機車技術,進步也越來越快。

進入20世紀90年代末,高鐵開始成為中國“鐵路人”新的奮斗目標。1998年起,原鐵道部發起聯合研制時速200公里高速列車任務,以“株機”為龍頭的株洲電力機車研發、制造集群承擔了這一使命。

從確定目標到首列車問世,僅用時1年。1999年3月,時速200公里電動列車組“大白鯊”試制成功,被正式定型為DDJ1型。同年8月,“大白鯊”在廣深鐵路上線試驗創造了223.2公里的瞬間時速紀錄。同年9月27日,“大白鯊”在廣深鐵路載客試運營,成為我國第一列時速200公里的商業營運列車。業界普遍認同,“大白鯊”是我國第一代高速鐵路電動車組,它的商業運營標志著我國真正跨入準高速鐵路運輸時代。

“大白鯊”投入運營后近3年里,在原鐵道部的統一部署下,株洲先后誕生“藍箭”“中原之星”“中華之星”三款動車組和“奧星”,成為名副其實的“中國電動車組技術發祥地”。

“有了自力更生研發積累的豐富經驗和技術能力,改革開放之初我們走出去、引進來,很多技術看一眼就能有所領悟,很多問題即使不看圖紙也能很快搞明白。”柯以諾說。

親身經歷了“株洲所”半個多世紀風雨的高鐵列車微機控制專家嚴云升說,將引進技術“中國化”,是中國電力機車成功關鍵之一。如嚴老所在的團隊,就對“和諧號380A”型車“過分相區”供電自動恢復等工況,實施了20多種控制技術創新和改進,使國產車表現出了相比國外同類車型很明顯的優勢。

記者在“株洲所”了解到,20世紀90年代,我國從西方某國引進一型電力機車,結果上線營運接連發生故障。柯以諾奉命帶著兩名年輕助手查找原因,他們頂著嚴寒探查、取證、分析,準確無誤地得出了結論,使外方在事實面前承認了設計缺陷,不僅同意以重新設計的新電機更換已使用的舊電機,還簽署協議向中方賠償3000多萬美元。

“3000多萬美元!這在當時是‘天文數字’!”有業界人士回望那段歷史,感慨中國高鐵今日成就絕非起于“一張白紙”。由于我國在電力機車、動車、高鐵列車方面積累了足夠多自主經驗,由此能在國際合作中有討價還價的底氣,能在不長的時間內迅速吸收先進技術并實現更強、更優的國產化。把引進當手段,把消化當目的,把創新當追求,中國鐵路“引進消化再創新”創造了“青出于藍勝于藍”的范例。

馮江華說,在“韶山系”電力機車年代,中國鐵路科技隊伍練就了“勇氣、底氣”,改革開放后又逐步增添了“膽氣、豪氣”。相比之下,世界上有的國家在此領域比中國起步更早、發展條件更好,但長期伸手“拿來”的結果,是至今還停留在“散件組裝”水平。

本報記者了解到,“株洲所”作為國家第一批科技體制改革院所的試點單位,由專注“畫圖紙”,開始轉型科技成果與產業化深度結合發展。在市場經濟的大潮中幾經沉浮,一批科技人員成功實現角色轉變,成為改革的中堅力量。目前,“株洲所”年營收已超300億元,旗下擁有海內外三家上市公司、多個海外技術研發中心,擁有2000多個發明專利,主持或參與制定了約70項國際標準。

與“株洲所”一墻之隔,中車株洲電機有限公司是個年輕企業。受益于“中國動力谷”得天獨厚的積淀和后天奮發努力,研發的包括永磁同步牽引電機在內的系列牽引電機和牽引變壓器產品,一舉解決了我國先進軌道裝備“心臟”國產化問題。在推動高鐵“動力革命”后,這家企業目前又在風力發電、海上船舶等高端領域持續發力。

北京交通大學教授朱曉寧認為,很多中國高鐵產業體系骨干企業建立了能充分調動人員活力、能者上庸者下現代化管理模式;靠著改革突破傳統計劃經濟思想束縛,探索出了一條符合市場經濟發展方向的現代化管理之道。

“從‘一年造一輛’蹣跚起步,到自行設計研發新型高鐵列車和實現產業多元化,中國在先進軌道交通裝備領域半個多世紀奮斗,形成了技術和人才兩大積淀。所謂‘中國用十年時間走過西方高鐵幾十年發展之路’的說法,是不合實際的。”馮江華說。

涅槃,成為舉世公認的國家名片

去年春運期間,硬幣和簽字筆能在濟青高鐵高速行駛列車窗臺上“疊羅漢”的視頻廣受關注。中國鐵路濟南局集團有限公司工務部高級工程師呂關仁介紹,“復興號”列車先進的動力、牽引、轉向架、車體、控制和避震等系統,保障列車跑最高時速350公里也能又快又穩;濟青鐵路基礎工程嚴格控制“工后沉降”,無砟軌道路基沉降不超過15毫米,線路特別“平順”。這些綜合技術措施形成“疊加效應”,造就了令人稱奇的“疊羅漢平衡”。

記者了解到:中國已經完全能夠依靠自身的技術力量,建設全體系高鐵,在高鐵裝備和基礎設施建設等方面,穩居世界第一梯隊。

——高鐵列車實現了全譜系自主研發,轉向架、列車網絡控制、車體制造等關鍵技術都已實現自主掌控。對世界先進高鐵技術,從以前的“仰望”,發展到當前的“平視”。

——列車運行控制系統的關鍵技術、核心軟件、成套列控裝備全部實現國產化,對國外產品實現全面替代,能夠根據高寒、風沙等不同工況條件提供高速軌道交通控制系統解決方案,能夠滿足我國復雜的自然氣候條件,保證高鐵穩定安全運營,高鐵列車進站的停車精度能夠控制在10厘米之內。

——高鐵橋梁、隧道等線路基礎設施建設能力居于世界前列。我國鐵路基建施工設備自主化程度高,能夠應對各種復雜、兇險的地質條件。

從京津城際運營至今,我國高鐵建成了約2.91萬公里的全球最大高鐵網。有受訪專家說,動車組列車發送旅客占比由十年前的4.5%,增長到2017年的56.8%,鐵路旅客發送量增加18億人次以上。高鐵變革了人流、物流、資金流、信息流流動方式,直接拉動旅游、冶金、機械、建筑、精密儀器等產業快速發展。如動車組零部件生產設計就催生了核心層企業140余家、緊密層企業500余家,覆蓋20多個省市。

西南交通大學教授戴光澤說,“天無三日晴、地無三里平”的貴州,開通多條高鐵后,貧窮落后面貌有了根本改變。此外,包海高鐵將串聯起呼包經濟圈、關中經濟圈、西南成渝經濟圈、黔中經濟區、北部灣經濟圈;川藏鐵路等,將有力促進我國特殊地域橋梁、隧道等筑路技術進步。“現在坐回綠皮車,不知道有多少人還能接受?”

在株洲,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看到,“株機”廠區內一條長長的試驗線路上,一列即將交付長沙的磁懸浮列車正在測試;城軌和出口列車總裝車間內,銷往國內多個城市和世界上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城軌列車排列成了壯觀的“軍陣”;氣勢恢宏的機車總裝廠房中,正在生產被外界親切地稱呼為“綠巨人”的CR200J型“復興號”列車……

在如今生產“綠巨人”的廠房里,文宣欄里一張泛黃的黑白照片,讓記者的思緒回到1936年:粵漢鐵路株洲至韶關段通車,株洲建廠修理進口蒸汽機車頭。“株機”工作人員介紹,記者身處的這座古老廠房,經歷過侵華日軍兩次狂轟濫炸,重建、擴建、翻新,沿用至今,還保留著幾行80年前從歐洲進口的鋼柱。

同一個地方,昔日只能修理進口蒸汽機車,如今能自主制造系列干線電力機車、新型“復興號”、磁懸浮列車……株洲“先進軌道產業集群”的滄桑之變,是中國先進制造“鳳凰涅槃”的最佳注腳!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vr赛车彩票几点停盘